它就往里窜,那几个人在搜狐上明火执杖的说着口轻舌薄的话

       少女时代的神经质文章都给他翻出来了!
       我有过属于我自己的小狗的,它有一个很土的名字叫小灰...
       到现在我还是记得它第一天到我家的样子,小小的,有一点点米色的。它把头闷在一个角落里,时不时回头来看看我们,怯生生地,亮亮的眼睛里有恐惧也有好奇,有躲闪也有渴望。只是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有米色这种颜色,否则它就会有一个小清新的名字叫小米。
    后来发现,它跟我是一个性格,只是怕生。熟悉起来以后我才发现它其实是一只疯疯癫癫的狗。它喜欢跟仙人掌过不去,每次被扎疼了还越挫越勇;它喜欢跟着我走来走去,甩也甩不掉;它爱抱着我的腿不放,每次喝退又马上摇摇尾巴扑上来。后来,它被关到了院子里,于是就每天在纱门外面眼巴巴地望着里面,坐着、趴着、躺着,只要稍微一开门,它就往里窜,因此家里人进进出出都要随手带上门。
    我爱它,因为在那段叛逆得最厉害的青春期里,它于我而言就是无言的伙伴。某天拎着两个水壶去院里,没有手关门,心想它肯定冲进去了,但是回来时却发现某只竟然乖乖地坐在门边等我。虽然我曾觉得它老是粘着我很烦人,但那个瞬间的我却顿时觉得只有我的狗愿意等等我,回过头来等我追上它的脚步,只有它愿意听我说长论短,没有是非没有对错,只有它愿意即使是被我骂也不冲我发飙,不闹不反击只是一副知错的模样,只有它愿意吐着舌头傻笑着一直努力跟在我身后......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有一天它也会离我而去,毕竟它的寿命远远不及我,只是我更爱当下,只是我并不知道死亡可以来得那样快。某天下午放学回家,爷爷说要向我宣布一个消息,说是我的狗离开我了......
      我对着门外它一直等待着的位置发了好久的呆,揪心的恨褪去之后,我突然就感到自己的无力——我,什么都做不了,在生命和死亡面前,我渺小得要死。我对着路上的每一只狗叫小灰,可是再也没有某只雀跃地扑上来。梦寐以求一只小狗,可是我的第一只小狗我却保护不了它....我觉得自己并不贪心,我要求的一直不多,可就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我都没法捍卫。我的狗,它愿意义无反顾地守着我,而我呢,我守护不了它。多年以后,我仍旧常常在想,如果我可以对它好一点,如果我可以打开门让它撒开腿跑进来,如果我可以.....是不是就可以不会让死亡这么早地把我们分开.......
      没有如果......这些如果在时间里沉淀成一种苦涩难言的心情,且随着岁月的增长愈发柔韧得按不回去。我总是一再地感到自己的软弱和无力,这种情绪一再地拔节,以致觉得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任何我所爱的......
       太高估自己,想要把这段记忆束之高阁,觉得可以自由地选择遗忘和铭记的部分,然后我又可以继续养另一只狗,或者,就养一只独立不粘人的猫吧。
    电影又唤醒了记忆,我是头一次,看了某个电影之后这样厉害地丢人地大哭,突然被揭开伤疤的感觉很坏。教授的小八,死在了绝望的等待里,我的小灰,死在了不留情面的车轮下......真的很想讨厌狗这种生物,它们单纯而执着的爱让人难以狠下心来割舍。世界太大了,可是它们的心又那么小,小得只装得下主人...
       也许我的狗是幸运的,因为它比我先死,可以不用忍受失去我以后那样漫长的绝望和孤独,那很好。
    亲爱的,多年以后,你也还是会在天堂或是地狱的入口等着我的吧,一如当年的模样......

林枳猜想昨夜她们定睡得很香吧,不然今日也不会集体睡过头。

       我找了它三天,等了它三天。我不得不离开北上,那它去了哪里?

02

她的世界好似在那一瞬间被清空了,空白到连自己都觉得害怕。

        

时间是一味良药,能深埋所有的伤痛,希望以后的时光,幸福与你们同在。

是啊,它们又不像土狗那样那么好养。

     
慢慢地长大了,我开始有青春期的小忧伤,小爱恋。每次难过的时候,它会静静地呆在我身边,静静地靠着我,用它湿湿的舌头舔着我的手。

04

如今细想来,却愈发觉得这一切并非巧合,林枳不愿意再想起那个少年,甚至觉得正是因为他的离去,带走了她最爱的小狗。

   
 慢慢地我开始接受妈妈养的小狗,偶尔会帮妈妈给小狗洗澡,带它出去散步。它好像也能感受到我的真心。冬天午后的阳光下,我蜷缩在摇摇椅上打盹,它靠在我的腿上。妈妈说阳光下的我们像极了互相取暖的恋人。当我发现我离不开它的时候,它走失了。

如果“教授”没有去上最后那节舞蹈课,如果去医院及时的检查治疗,或许“八公”此后九年(亦或是更久)的生命会美好而幸福,那个寄宿在破旧火车厢下一隅的“八公”会拥有一个安稳温暖的家。

她永远不能忘记最后一刻小狗看她时的眼神,明亮清澈却也透露着爱的告别,也忘不了小狗在最后一刻用尽所有力气艰难的向她挥动离别时的尾巴。

     
 妈妈是很反对把小狗放在家里,但是我很骄傲它很听话,很乖,很棒。有一次我们不小心把它锁在家里,回来的时候,发现它去卫生间拉屎了。从此,妈妈便不再反对它到家里来。

小时候家里养过一只土狗,黄黄的毛发,黑黑的鼻尖,一双明的发亮的眼睛和一对走起路来一起一伏耷拉的耳朵,当然还有一个土里土气的名字—小黄。

有时林枳还是会感到困惑,同样是十几岁的年龄,两年前说到喜欢,谈及爱情,还会脸颊绯红,看到轻吻画面,会不自主的用手挡住自己的双眼。

     
 妈妈试着问我,让我给小狗取个名字,我没好气地说:“卡卡”。我知道原来卡卡已经住在我的心里,我不可能接受别的小狗在我们家的出现。“你要知道,不是一个名字就可以取代卡卡的。接受另一只小狗,不是对卡卡的背叛,相反的,是更想好好的爱它”,妈妈起身离开了。

03

有那么一瞬,林枳突然觉得如果此刻他在她的身旁该有多好,虽然她并不承认她喜欢他。

     
 我想我不会,就算我是一个冷血的人吧。可是,我会带走我们一起养的doggy。第一次我见到,我不喜欢它,它也不搭理我。我们相安无事的度过一个又一个的无聊时光。看着它一点一点长大,一点点调皮,一点也不乖。它每次和你闹,我不仅不会安慰你,而我还会在旁边添油加醋,让你送走它。可是你总是笑笑,“它会长大的”,你说。我也笑笑离开。

四五年过去了,我由初中升入了高中,回家的间隔更长了,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小黄也长大了,体型变宽了,四肢变粗壮了,唯一不变的是我每次回家它还是会第一个来迎接我,尾巴摇的一刻也不停。

今日清晨,林枳没有选择疾跑,也没有一点想要让自己变得行色匆匆的意思。

   
 我知道,我只是不敢投入太多的感情,我只是害怕如果我喜欢其他的小狗,那卡卡怎么办。我知道任何一个名字都是我对它的爱。我知道,我爱它。

看了这篇微博,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些记忆中的碎片,犹如漫天飞雪洒落心头。我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只希望人人与我一样,爱护好我们最善良的朋友,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感到万分压抑的清晨,林枳还是咬牙起了床。

     
第一次,它生狗宝宝,妈妈给它搭建了小窝,夏天,按上了帘子。我伸手拿起一个小狗宝宝,好小的样子,它们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每天给小狗喂牛奶,给它们洗澡,再用吹风机把毛茸茸的它吹干。

我很想养一只狗,只是还没想好何时开始,我很羡慕一人一狗浪迹天涯的人生,两人相互依偎,彼此为伴,看云卷云舒花谢花开,最美好的日子也不过如此吧。

3岁与小狗初识,幼时的林枳很快把小狗当作了好朋友,记忆中她与小狗赛过跑,抢过沙发,也看着过它的死去。

       
我不是不喜欢它,只是因为我在另一只小狗的身上投入了太多的感情,我怕我喜欢它的时候,我又不得不离开它。

它和主人相遇即是缘分,喧闹嘈杂的小镇上便多了一位爱犬人。从此它丰富了他的生活,他改变了它的命运。

于是,她亲手埋掉了小狗,也亲手埋葬了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姐姐11岁生日的时候,我们第一个愿望是养一只小狗。第一次愿望实现的时候,我已经忘记当时的心情。隔壁家的叔叔和我一起把小狗接回来,我想得到一个宝贝一样,捧在怀里,看着它逃离我的掌心,妈妈说我像个母亲一样。第一次我爱它便是我捧起它的那一刻,也许也是那一刻让我不再敢靠近任何需要付出感情的事物。

图片 1

一个人收拾好自己,林枳没有等其余人,独自出了门。

“想养条性格温和的狗,和它一起住,彼此不搭理,也很相爱。”

如今,东京涩谷车站前矗立的“八公”塑像,吸引着世界各地慕名而来游客,讲述着上个世纪催人泪下的故事。

看着依偎前行的恋人,她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也想像他们那样。

       
我们只是陌生的过路人,你的这一站我恰好在站台,而我终将是要离开的。不见人来人往,不见车去车回,这是,一条寂静街,我们相遇恰好走过一程。

看过这部影片的人无不被“八公”感动,九年时间里风雨无阻,树叶黄了又绿,花儿谢了又开,纵使岁月苍老了容颜,心中的坚持却始终如一未曾改变。

这是她最早接触有关“爱”的年纪,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把三只狗宝宝放在阳光下,等它们慢慢张开眼的时候,眼中是清晨的薄雾,透过树枝洒下来的是柔软的温暖。我会告诉它们,你们眼中的世界是美好的。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我们便是彼此的光。

然而好景不长,主人意外离世,”八公”依然每天准时出现在车站等待主人下班,每次抱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一来一回就是九年。

可是对昨夜里的漫长通话,林枳翻了好久的身,唯独她失了眠,但她没说。

     
 第一次它出车祸,我哭了,骂着司机叫他还我们家的小狗,在妈妈的精心照顾下,它慢慢恢复了。

小家伙的光临,老父亲回想起昔日和狗狗们生活的点滴,而今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回到他身边,受伤的心得以慰藉。因而才会喜极而泣,乐极生悲。

她也不知道后来自己到底哭了几天,也不知道何时再提及时心不再隐隐作痛,只是她知道,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养过狗了。

       如果你见过它,记得告诉它,记得回家。

文/青蛙君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